亚搏全网

用电用户 | 供应商 | 求职者 |  传播者 |  繁体中文 |  ENGLISH

独龙江不再孤独

独龙江乡35千伏联网工程纪实

信息来源:亚搏全网报  发布时间:2022-05-12

  山河回响

  中国第一个到独龙江的政府官员是湖南人夏瑚,1908年7月他到独龙江等地区考察后,写就《怒俅边隘详情》:“只以道路不通,遂至物产人才,皆归无用。各江地土无不肥沃,出产无不丰饶,人民无不强悍聪颖。”详细记载了独龙族人的生产生活状况。

  资源蕴于深山,交通无所畅达,连接无从施力。山,把这里的时间凝固,成了发展的梦魇。资料显示,直至1990年,当地农民一年的人均收入仅为203元,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  从1963年开始,贡山县政府组织力量修建人马驿道,马帮第一次进入独龙江,到1999年独龙江公路贯通,再到2014年独龙江隧道打通,独龙江结束了大雪阻断交通的历史。从1971年开始,独龙江乡建起第一座电站,2006年孔目、2014年麻必当电站相继建立,现在独龙江接入亚搏全网主网,用电难题一朝破解。

  中国共产党人数十年如一日,以衔石填海的坚持,让道路延伸,让光明透亮,独龙江这个中国最末梢的毛细血管也开始澎湃起来:每到学生放假时,数百辆私家车拥塞路面,而作为独龙江女婿高小强,把自己的大卡车停在显眼位置,从保山运来的水果、蔬菜一销而空。

  “人民性”永远是中国共产党最鲜明的底色。无论你属于哪个民族或说哪一种语言,国家责任就像永不熄灭的火焰,其力量与意志在此得到了充分展现。2021年,独龙江乡农民人均纯收入1.5万元、比2018年增加了1.4倍,全乡机动车988辆,85%以上家庭拥有了机动车。公路、电力、互联网……给了独龙江人饱满的信心。

  绵延不绝的高黎贡山依然耸立。亿万斯年,人们被迫匍匐于其脚下,以前人的一双脚、马的四条腿,是独龙族人与外界联系的动力来源。而今,汽车的轮胎代替了脚,互联网扩宽了视野。一步跨千年的独龙人开始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山:有头脑的人开始策划了高端徒步观光线路,普通独龙江人还是偏爱种植草果,在高黎贡山里种下的不再是一粒粒种子,而是把他们连同山河一起种入时间的长河中,他们嗟叹着过去,接受着现在,并在未来的憧憬里奔忙不息。

  他们的庭院里高高飘扬着五星红旗,客厅内悬挂着总书记接见独龙族同胞的画。这是他们永远不能忘记的根。(毛春初 刘杰)

 

 

  独龙江把外人书写的前世扔掉了。

  人马驿道,大雪封山,开会放炮联络,电灯发着煤油灯一样微弱的光,时间在这里变得粘稠又单一。这些均已成旧史,独龙江乡在追赶中国速度。

  2014年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,高黎贡山上的厚雪再也无法阻止世人的来往。人手一个手机且拥有5G信号,想与谁说话就与谁说话,即使那人可能在大洋彼岸。洗衣机、冰箱、电磁炉、电视等电器也不再是稀罕玩意,甚至有些已经显得陈旧。

  独龙江的十年,中国的百年。

  幸福日子不停往前赶。想来看看神秘独龙江的人越来越多,旅店餐厅越盖越密,依托特色小镇建设、4A级国家公园创建,独龙江旅游产业快速发展;独龙江人也越来越有钱,草果、重楼等特色种植业,独龙鸡、独龙牛等牲畜养殖业正在独龙江扎根。

  在快速发展的独龙江乡面前,依托小水电站形成的20千伏独立微网略显薄弱,尤其在枯水期,一些用电大户比如酒店需要有序用电。独龙江35千伏联网工程(以下简称独龙江联网工程)的投运将为独龙江乡迈向现代化提供最可靠的能源支持。“独龙江不再孤悬于大电网之外,其发展的最后一小块基础设施拼图终于拼上,独龙江长远经济发展将得到有力的能源保障。”云南电网公司副总工程师兼规划部总经理颜涛说道。

  独龙江产业鸟枪换炮,大电网电恰逢其时

  5月的独龙江天气宜人,午后,梁菊芳、李小燕她们正在店外的椅子上坐着闲谈。梁菊芳家里刚刚换了洗衣机和电热水器,均是网上购买,送货上门。以前两人偶尔会抱怨突发的停电容易影响电器寿命,现在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。

  “独龙江联网工程进入试运行阶段五个月,仅一季度独龙江乡售电量同比增加28.04%。独龙江乡用电潜力正在释放。”亚搏全网云南独龙江供电所所长和善聪介绍。

  这几年独龙江用电量一直在攀升,背后是独龙江乡旅游、特色种养殖业的发展和居民收入的增长。和善聪说了一串数字:“2010年独龙江全乡用电量21万多度,按已通电的1400多人计算,年人均150度,每天半度电都不到。2012年9月,独龙江‘户户通电’工程告捷,当年全乡用电量就达到35.3万度。2014年独龙江20千伏独立微网建成,当年用电量达89.9万(度),到2021年增至510万度。可以预见今年这个数字还会增加。”

  今年春节独龙江下了三场雪,比往年都要寒冷。但独龙江天境酒店总经理张竹坚却感受到了久违的“热度”。往年,酒店的空调是摆设。没办法,一开,可能连累整个独龙江乡停电。现在,有了大电网电,这不再是个问题。

  天境酒店2020年12月25日投入运营,是独龙江乡唯一的四星级酒店,厨房、洗衣房等均采用电气化设备。“大型洗衣机、烘干机、电磁灶、冻库都是‘吞电兽’,以前我们被有序用电那是常事,员工常常凌晨加班就为错峰使用大型洗衣机、挂烫机。”张竹坚说道。

  在独龙江乡,稍具规模的商户,尤其酒店、饭店,基本自配柴油发电机。2020年刚盘下店铺的重庆人罗江滨介绍:“没办法,照明、电热水器,蒸饭、炒菜都要用电。以防停电,柴(油)发(电机)不敢转手,得备着。”

  旅游业外,独龙江乡依托山地资源,大力发展林下种植产业,去年共种植草果7万多亩,总产量2000多吨,户均收入达2万元。怒江贡山县独龙江乡副乡长陈笑介绍,未来独龙江还将做好草果产业的提质增效和草果深加工,延长产业链,提高草果附加值。

  “今年10月底草果上市前我们将建成独龙江乡农副产品加工庄园,新上的整套烘干设备,集成堆料、烘干、加装等各环节。不仅草果,羊肚菌、重楼等不同时节上市的独龙江特产都可以加工后再卖出。”陈笑说道。这一切背后也是大电网电带来的信心。

  普通百姓也愈发看到这一点。独龙族老乡金荣最近刚刚到独龙江供电所报装电表。村里新建好了一家烘干厂,“先上5台电烘干机看看效果。原生态草果每斤4元,烘干后价格至少能翻几倍。用柴烧,肯定不行。电烘干机,那也得(电)带得起。”

  可以说独龙江联网工程投运适逢其时。

  一山放出一山拦

  如果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也不会拖到现在。

  翻看空中拍摄的横断山脉卫星地图,大山密密麻麻且弯曲,像极了肠梗阻。高黎贡山正位于青藏高原南部,横断山脉西部断块带著名的深大断裂纵谷区,是横断山脉的中心。

  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必须翻越高黎贡山。

  有多难翻呢?看看独龙江乡的修路史就知道了。1999年前,独龙江流域只有一条1965年才修建的人马驿道,2014年独龙江公路改建工程完工前,每年11月到来年5月,独龙江人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因为要到独龙江,无论怎么绕,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高黎贡山绕不开,要么从它的山体穿入,要么只能等待垭口处夏暖雪化。

  将独龙江接入大电网也绕不开高黎贡山。如果说公路是蜿蜒在巨大高黎贡山上的皮带,那么独龙江联网工程就是缀在山间的银河。只是这星光点点的铁塔与银线都要像楔子一样扎牢在高黎贡山,能够经受住将近半年的冰冻暴雪考验,且不能破坏这里接近原始的生态环境。

  高黎贡山以其复杂的地理气候环境和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而著称。独龙江联网工程85%的施工区域在高黎贡山原始丛林无人区。这导致许多先进技术用不上力。“为了保护环境,作业面要控制到最。笮突、甚至马帮都不行,只能靠人力,某种时候我们很像在做‘手工活’。” 独龙江乡35千伏联网工程线路项目经理李文说道。

  这给建设者出了非常多难题。比如复测,即把图纸上标注的施工作业点——GPS坐标与现实中山川的那个铁塔要居住的位置对应上。2019年4月,云南送变电公司李文带领线路项目团队入。钡8月结束。

  他们需要在没有任何道路,连攀岩的脚窝都没有的荒山密林里找到未来工作的那个点。雨季的高黎贡山令他们没有一天能干着衣服下山。“树林太密,GPS信号时有时无,我们为了找到子项1CN33号塔的塔位,爬了5个多小时大山,翻过好几个山头都还没找到,还好没有迷路。”

  找到工作地点,每天上山也难。塔一般在半山腰,从路到塔基位,大概几百米。听上去很简单,然而山的坡度基本是45-60度,有些地方是70-80度,人需得贴着山体、手脚并用往上攀爬。“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”在这里基本不可能,一是不允许那么多人来来回回长年累月走路,二是走的人再多,那里也只能成为“攀岩现场”。人的脚下是树根、岩石,手旁能攀附的可能有硬朗的竹子,也可能就是岩石。如果不考虑突如其来的毒蛇,夏季密布的蚂蟥,还有天上的落雨,湿滑的冰雪,一天就能把脸晒脱皮的太阳,肆虐大风,那么这可能是人生中难得的一次野外体验。

  可惜不是。独龙江联网工程2020年3月开工建设,到2021年12月28日建成试运行,施工期间,大家都要泡在山上作业。先是挖基坑,高黎贡山的地质条件很特殊,基坑多为石头坑,比越野车块头还要大的整块石料也碰到过,要保护环境,绝不可能采用爆破施工,便只能用水磨钻开挖,比钻木取火省力,却一样费时、费心。

  上山的路过于陡峭,更不可能为了运塔材砍树修路,只能架设索道运送塔材物料、挖基坑产生的渣石及生活垃圾。整个工程147基铁塔,架设77条施工索道,由于山形巨大,很多时候索道也需要中途周转一次,才能从山脚下的公路到山上作业点。

  寻常工程立塔施工地面组装后再吊装即可,独龙江联网工程由于场地受限,全部采用人工组塔,由工人将塔材一根根在高空组装完成。架线施工也如此,张牵场大多设置在较远的公路边,通过多次转向开展放线施工。为保护环境,线路工程全部高塔跨越,45-65米的塔高,远超同类35千伏电网工程。

  由于多数塔基位坡度超过45度,人根本无法站稳,也没有可供材料堆放的平地。传统施工中对塔位附近地形进行开挖、填埋等处理,明显对周边环境造成损坏,于是工程在陡坡上先后搭建55个施工平台,兼具施工、环保功能。为了保证工程能够经受住后续暴雪高寒的考验,工程所用线路、防冰技术全部是现有最好的。

  线路遇到的难题,位于独龙江乡政府附近的35千伏独龙江变电站一样没落下。新建变电站处于半山缓坡,土质松软,含水量高,需要对整块场地进行固化处理。于是在面积和两个篮球场差不多大小的场地上,通过桩基施工,向地下打入1169根直径0.6米,深度10-18米的水泥土搅拌桩,搅拌桩之间的间距平均约1.5米,如此高密度的桩基,几乎把整个场地变成一块大型水泥土地基,这也为变电站建设和以后的安全稳定运行提供可靠的安全保障。

  如果仅仅是这样,这还是一个“顺利”的工程。但是独龙江联网工程建设中遭遇了2020年“5.25地质灾害”,通往独龙江乡的多处道路塌方、滑坡,电网、通信等设施也遭到巨大破坏。

  当时工程正在紧张施工,不少历经千辛万苦才挖好的基坑,以及部分浇制好的杆塔基础出现垮塌或被冲毁,项目人员也因道路、信号、电力中断,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。怒江供电局规划建设管理中心项目经理吕维江在六库急得直冒烟,路断了,人还在里面。“在独龙江乡镇上,即使路断、停电,还稍微安心。然而我们的施工人员卡在独龙江公路隧道附近的项目部,距离贡山县城、独龙江乡均有20多公里,暴雨最烈时,项目部人员只能跑到隧道口里躲避。听说可以救援了,我们立马带着人、吃的、药品往那边赶,车过不去,就走进去救援。”

  “坚持下来的都是英雄,从开工到竣工,进场2680人,中途离开1350人。这些人不是活干完有序离开,而是发现这活太难干,给钱也干不下去,直接走人。”吕维江无奈地说。

  即便如此,留下来的工人还是“乐呵呵”的把活漂亮得做完了。因为高黎贡山护佑的独龙江乡人要发展,必须要与可靠的大电网相连接。

  太古之民仍然是太古之民

  余秋尚在《独龙江帮扶记》中写过2010年的独龙江,那里是:木板房,茅草盖顶,四角柱子,茅草屋檐边由于常年生活被熏得漆黑漆黑。里面人个子矮。嫔谖谖,没有穿鞋子,衣服也很脏,臭得使人无法靠近,宛如电视剧里的乞丐。

  那他们有电么?有的。2011年10月9日的《亚搏全网报》中有一篇《家家都有“电站”户户都盼“大电”》,记者牛国栋写道:孔目电站向乡政府和200多户村民供电,电压稳定,可靠性较高;除此之外,独龙江乡近乎每个家庭一座“电站”,无论白天黑夜,一盏蜡烛般的电灯始终在亮着。有的家庭,山上清泉流到了一个报废的汽油桶中,这个汽油桶就起到了畜水库的作用,一根十几米长的引水管从汽油桶引下来,水流对一个600瓦的发电机做功,然后通过一根越过竹竿、木头和房梁的电线,进入户内,点亮了一个亮度不高却始终不灭的灯泡。

  还在读书的肖龙女盼望着有电,这意味着可以看电视,与同学聊喜羊羊、奥特曼。

  这符合大家对“太古之民”生活的想象。

  非常不浪漫。

  后来,扶贫工作队的同志带着乡民到河里洗澡,随着安置房、道路、电力等基础设施越来越齐全,村民可以在集体澡堂里用太阳能烧的热水洗澡,乡镇上的百姓可以用电热水器。电视已经和火塘一样成为独龙江人另外一个中心。4岁的余维成在地上扑腾得浑身脏兮兮,但是他知道糖不能多吃,吃完要刷牙,嘴里的怪物、奥特曼、孙悟空与城市中的孩子没什么区别。他不会再像他的“姐姐”一样,因为没电导致无法与同学聊喜洋洋、奥特曼而自卑。

  山间一日,世间千年。10年的加速度追赶,独龙江正赶上山外的步伐。

  独龙江穿镇而过,两旁的空地是已经建好的房屋,再靠近山里仍有平地的地方,乡民在建新房。一直在六库做生意的重庆人罗江滨带着家眷来到独龙江乡,他看准这里的商机。丽江人学中珍早在十多年前已经来了。草果大丰收卖了些钱的95后肖心和他的几个同龄人去KTV蹦迪唱歌,和当年围炉而长歌的父辈不同,他更喜欢毛不易。

  商品经济的意识也已经进入这里的乡人头脑中。每个月学生放假的时候,学校所在的街道就是车排车,人挤人。400多辆私家车鱼贯而入,7名交警在那维持交通。高小强每到这个时候就早把自己的大卡车停在显眼位置,把从保山运来的水果、蔬菜一销而出。平日的午后这样的卡车也会突然出现,他们往往从独龙江上游的迪政当开到下游的巴坡,沿路售卖从山上挖的水芹菜等野菜。

  村民白忠平在抖音上有2万多粉丝,是独龙江乡土生土长的网红。最近他打算和朋友搞一个土特产公司,通过打造个人IP,吸引更多人关注独龙江,进而推广土特产,为了解决物流问题,他甚至想到在贡山做一个仓库。他的“内容为王”创作思路包括拍摄独龙江特色徒步、溜索、采摘岩蜜等等。“我在等风来。一旦旅游又起来,我现在积累的这些特别的旅游线路可以为我带来更多收入。”

  60多岁的双建梅是独龙江乡本地人,现在与丈夫在乡镇的主街开着一家小商店,主营食品、服装,兼营独龙毯、渔网包等独龙江特产。其中渔网包与城市中流行的法式渔网包不同。“它真的用来装鱼呢,大的200元,中的150元。”来回还价后,各自降了20元,却怎么也不肯打折了。“我们的渔网包是敬老院里老人手工编织的,根本不赚钱的。”

  不仅商店,如果要拜访独龙江乡的纹面老人,游客非常有默契地带些礼物,或者扫二维码,支付一定费用,就可以与纹面老人合影、聊会儿天。与外界想象中羞于做生意的独龙江乡民不同,这里的本地人不仅懂得如何做买卖,而且学会为自己的商品讲故事。

  于是,旅游网站上,大家一边称赞独龙江峡谷“无与伦比”“风光美如画”,赞叹它的神秘,也会担心愈发便捷的交通、改善的住宿条件背后是不是会真的让独龙江泯然众人?

  独龙江的确有泯然众人的一面。随着路、网、电等基础设施愈发完善,独龙江旅游区能够承载的游客量,以及为游客提供的基础服务将越来越好。独龙江乡民的生活也在与山外的人愈发相同。但是独龙江仍然有其“太古”“神秘”的一面。

  独龙江乡的旅游业不是掠夺式开发,草果、中草药种植全部依托当地水土气候,所有外来工程的建设均会把环境保护放在首位。

  独龙江依然独特,根据贡山县政府网站公开的信息,独龙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各级游客中心、旅游厕所、沿线观景台、四星级酒店,也包括对乡民的旅游技能培训及旅游产品的梳理,其中技能培训涉及户外向导、乡村导游、酒店管理、厨艺、乡村旅游开发建设等,旅游产品则有 “独龙特色菜谱”收集整理、独龙族民族传统手工艺品传承开发挖掘,舞蹈诗《独龙·南青》,“独龙人家专访”等。

  独龙江人在往前跑,从溜索到藤篾桥再到钢板桥,从遍布蚂蟥蚊子可能累死马的山路,再到如今的独龙江公路,独龙江乡人主动拥抱了这条面向现代的开放之路。

  太古之民,从来不是让所居之民保持不变,而是享受现代化便利的人民继续护佑这方山川亘古长青。独龙江这个“人人牵挂的地方”终将变成“人人向往的地方”。

  策划统筹 殷伍金 邱宇 闫晓光 陶洁

  南网传媒全媒体采访团队:刘杰 张伟雄 林丹丹 徐毅

  通讯员 陈波 陈铸亮 张强 殷浩钦 王宇

亚搏全网-亚搏官方娱乐